人生需要归零的勇气



发布时间:2014-12-01  浏览次数:

一位老者曾经问我:“你的奖牌和奖杯都放在什么地方?”我说:“我父母把家里一间屋子专门设为荣誉室,把我所有的奖牌、奖杯、奖状全部放在那里。”他跟我讲:“你应该把它收起来,因为这些已经统统成为过去。”

从那一刻开始,我一直在思考这句话。因为作为一名运动员,转型是很困难的。快要退役的时候,我就在考虑退役以后是继续当教练,还是走向社会。如果说不当教练的话,我会做什么?我能跟别人去竞争吗?我认为我竞争不过别人。所以在那时候,我决定要去读书,以便更好地完善自己,于是我选择了清华大学。

刚刚进清华的时候,我是自卑的。当我上第一堂课的时候,就很坦率地跟老师讲:“我没有办法上来就跟大课,尤其是英语课程。”老师问我:“你的英文什么水平?”我说:“是零。”他说:“那你先试试写26个字母吧!”于是,大小写一块混着写也没写全26个。

在清华读了一段时间,萨马兰奇主席任命我为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的成员。第一次去开会,让我极受刺激!因为所有委员都可以讲英文或法文,唯独我带着翻译去。在讨论问题的时候,因为我需要翻译,所以总是比别人慢半拍。这次会议极大地刺激了我,无论如何也应该把英语先拿下!

1998年,国际奥委会在葡萄牙开会,我要在会上发言。一篇不超过5分钟的英文讲话稿,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练习。这次会议由萨马兰奇主持,他以为我会请翻译,结果我一开口就讲英文。我发言完后,他说:“邓才学了3个月的英文,能够有今天这样一个发言,我们大家应该给她鼓掌!”

在清华拿下学士学位,我又到英国诺丁汉大学攻读了一个硕士学位。当时,信心来了,我希望能够到剑桥攻读一个博士学位。但刚有这个想法,我周边的所有人——我的亲人、我的朋友、我的老师,包括萨马兰奇都反对,统统说你别去读。为什么?他们觉得:“你名气这么大,万一读不成,那多难看啊!”但我仍然坚持。

今天,我已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。我认为,在人生的道路当中,要不断地完善自己,也要勇于将人生归零。从零开始,保持一种勇往直前、拼搏向上的精神。